薪酬管理职业技能等级证书

从“国常会定调公立医院薪酬改革”看薪酬带来的影响:HR该如何有效制定薪酬体系

2021-06-14 10:46   财才网





6月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深化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的措施,明确完善公立医院薪酬水平决定机制和落实公立医院内部分配自主权。一周前,国办发布的《关于推动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中亦提及改革薪酬分配制度,引发业内关注。今次国常会提出的举措,较《意见》更为具体,明确有关部门要在确保群众就医整体负担不增加等基础上,动态调整公立医院薪酬水平。
 
在业内人士看来,通过药品带量采购和医保谈判等方式,临床上用量较大的药品价格大多已经下降,腾出的空间应尽快用于提高医务人员待遇,在不增加患者负担的前提下,避免出现多检查、多用药等情况。
 
01
尽快提高医务人员薪酬水平

       
中国医师协会在2018年发布《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三级医院的医师平均年收入为8.6万元,二级和一级医院约为6.9万元。《白皮书》认为,医师执业环境在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得到改善,而医师的收入水平还有待提高。
 
“医疗行业的特点是,培养周期长、职业风险高、技术难度大、责任担当重,应当得到合理的薪酬。”国家卫健委体改司司长许树强在日前一场发布会上解读《意见》时说。
 
《意见》曾提出,合理确定、动态调整公立医院薪酬水平。今次召开的国常会提出了更明确的要求:有关部门要在确保群众就医整体负担不增加等基础上,动态调整公立医院薪酬水平。
 
在长期从事医改研究的陕西省山阳县卫健局副局长徐毓才看来,目前高层的改革思路,主要基于三明医改的经验,即降低药品费用,腾出的空间用于提高薪酬水平。2018年国家医保局成立后,开展的几轮药品集采和医保谈判大幅压低了多种药品价格。徐毓才介绍,目前用量较大的药品价格基本降下来了,一部分耗材也降低了价格。
 
“这些动作对虚高的价格有震动作用,”他认为,通过药品降价腾出空间后,应当尽快提高医务人员的薪酬水平,否则医务人员还可能通过不合理用药及检查,弥补收入不足的困境。

02
通过多种方式激励各岗位人员  
       
国常会提出的另一项举措,是适当提高低年资医生薪酬水平,统筹考虑编内外人员薪酬待遇。
 
“这两句话,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薪酬体系突出问题,”徐毓才表示,当前高年资医生收入可能是低年资医生的3~4倍。当前年轻人生活压力大,在医疗机构中承担的工作量也大,如果报酬很低,可能导致年轻人不愿意从事这个行业。
 
同时,医疗机构编制外人员也可能是业务骨干,若不能同工同酬,势必影响工作积极性,突出内部矛盾。
 
在徐毓才看来,低年资医生和高年资医生的收入不应相差太多,要让低年资医生“从内心感觉公平合理”。他举例,当地推行的医院薪酬评价体系中,年轻医生按照1.0的权重分配绩效,最高职称的主任医师按照1.8的权重分配,将差距控制在一倍内。
 
同时,内部的薪酬分配也要考虑多个因素,通过多种方式激励各岗位人员。例如,年轻医生值班比较多可适当提高夜班费用,写病历较多、质量高的医生,也应当有相应的补助。而高年资医生手术、查房、带教等工作较多,应当按照这方面的工作质量给出补助。
 
值得关注的是,今次国常会也提出,统筹考虑薪酬总量及相关因素,继续完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也可结合实际,自主确定其他更加有效的内部分配模式,向关键和群众急需的岗位、业绩突出的医务人员等倾斜,推动更好解决大病重病等方面看病难问题。